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走进上饶 > 上饶故事

方志敏广东行

陈家鹦 上饶记忆

发布时间:2019-09-02 来源:

  许多革命先驱们在他们波澜壮阔的革命生涯中,都经历了无数艰难困苦和出生入死,但也不乏体验过多少次求索路上的兴奋,同志战友相遇投缘的欢愉。方志敏一生中唯有一次的广州之行让他终身难忘。以至于他在狱中遗稿中回忆1926 年这段经历时说,“使我感到愉快”!

  1926 年,第一次国共合作轰轰烈烈地进行,全国各地农民运动都呈现出方兴未艾的大好局面。方志敏时任国民党江西省党部执行委员兼农民部长。同年 4 月,方志敏赴参广州加广东省第二次农民代表大会。他在《我从事革命斗争的略述》中描述:“由反革命的北洋军阀统治下的地方,走到革命的策源地———广州,觉得各种现象,都是生气勃勃的,另是一种的。当轮船驶进虎门要塞时,看到环要塞的一道粉白围墙上,写着“打倒帝国主义,打倒军阀”十个大字,精神为之一振到了广州,看到各处所贴的崭新的革命标语,省港罢工工人坚决斗争,各地革命农民代表的踊跃赴会与革命军人的和蔼可亲,这些情形,都使我感到愉快。”

  5 月1 日至3 日,广东省第二次农民代表大会和中国第三次全国劳动大会同在国民政府中央礼堂举行。参加广东省第二次农民代表大会的除广东省六十一个县的代表外,还有江西、湖南、湖北等十一个省的代表,这次大会实际上成了全国性的农民代表大会。

  5 月3 日,毛泽东主持的广东农民运动讲习所第六期在广州番禺学宫举行了开学典礼。第六期学生均从外省招生,方志敏亲自选派的 23 名赣籍学员参加了学习。5 月 4 日,广东省第二次农民代表大会转到广东农民运动讲习所继续举行。

  会议期间,方志敏第一次见到了毛泽东以及彭湃、阮啸仙等一批来自各地从事农民运动实践的领袖人物。方志敏从来没有这样激动过,在他看来,他的广州之行是参加了国民革命以来第一次群星璀璨、精英荟萃的盛会。在历时十五天的会议期间,方志敏先后两次在会上发言,介绍江西农民运动情况,畅谈对于开展农民运动的意见。其间,方志敏还随与会代表们参加了有三十余万人参加的“五一”纪念活动;到广州国民政府,请愿出师北伐;后又到省港罢工委员会、石井兵工厂等处参观。方志敏还专程到海陆丰所在的东江地区、粤闽边界的大埔地区,实地考察农民运动。这两个地区在彭湃等人的领导下,农民运动深入开展,如火如荼,并在农民中建立了党的基层组织。

  会议期间,方志敏和毛泽东、彭湃等进行了深入地交流。方志敏对毛泽东渴慕已久,早就听说毛泽东对农运工作特别热心,初见面就有一见如故的感觉。此时毛泽东的身份是国民党中央农民部农运委员,还身兼国民党中央宣传部代理部长,眼下又出任广州第六届农讲所所长,十分繁忙。可是,对待凡是找他谈“农运”工作的,几乎是来者不拒。方志敏觉得毛泽东讲问题往往比别人深刻,既有理论,又有实际,还不乏幽默。初次见面,毛泽东对方志敏了留下了深刻印象。以后,又因共同的理想事业,投缘的志趣情怀使他们情谊长期延续。方志敏堂弟方志纯撰文回忆: “毛主席多次对我说过:方志敏牺牲了,很可惜,是王明路线断送了他……”汪东兴也撰文说,毛主席常常怀念方志敏,称赞他是“有勇气、有志气而且是很有才华的共产人,他死得伟大,我很怀念他。” 方志敏与当时海陆丰农运领袖彭湃也在广州第一次会面。他颇有感慨地记述:“我从彭湃同志的谈话、演说、报告中,学到了许多农民运动的方法。”从此两位农运革命家结缘。次年6 月,江西革命形势恶化,方志敏等身处“共产党员出境”的凶险环境,适逢彭湃等同志逗留南昌。充满革命乐观主义精神的彭湃,竭力促成方志敏与缪敏的婚事。多年后,缪敏回忆:婚礼很简单,只是几个同志在一起吃了一餐饭。是彭湃做我们的证婚人。

  方志敏,他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仍在他的狱中文稿里写道:“彭湃同志是广东农民群众最有威信的一个首领,他于 1929 年在上海被国民党屠杀了!他的名字,是永远在中国革命史上辉耀着。广东的农民群众,也永远不会忘记当日领导他们向地主斗争的领袖!”。方志敏的这次广州之行历时约一个月,感到很振奋。决心“回到江西,大大的作一番运动”。带着对当时革命中心广州的眷恋,对毛泽东、彭湃等投缘同志的眷恋,匆匆踏上了归程。

  后来的史实证明,大革命时期中共党内在农民问题以及农民运动等一系列问题尚未取得一致意见的情况下,毛泽东、彭湃、方志敏等人已较早地形成了共识。1936 年毛泽东对美国记者斯诺说,“1927 年春,我在武汉召开土地问题会议上,提出重新分配土地的建议,彭湃、方志敏等同志完全站在我一边,支持这一建议。”

  方志敏这次广州之行,虽然时间不长,但对他的整个革命生涯,无疑有着深刻的影响。

  (龚乃旺组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