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走进上饶 > 上饶故事

杨惟义上饶中学讲学记

作者:龚乃旺

发布时间:2019-05-07 来源:

  日寇侵华期间,即民国 28 年(1939)4 月至民国 35 年春,省立上饶中学和省立上饶中心小学,为了躲避日寇飞机的狂轰滥炸,被迫从原校址,上饶水南街的信江书院搬至上饶县东南的应家立足,历时 7 年之久。

  据上饶市政协《上饶文史》记载,日军飞机轰炸上饶,从1937 年 9 月就开始了。据不完全统计,日军轰炸上饶的次数,光一次死伤100人以上的就达10次之多。伤亡最重的一次是1941年 4 月的一天黎明,共有 36 架日机轰炸上饶县城和皂头,县城中街(今信州区信江中路)一里多长的大街两旁所有店铺全被炸毁,共炸死炸伤 680 人。

  被日寇暴行激怒的上饶中学和中心小学的师生们,不但没有中止学业,反而满怀对日寇的家仇国恨,化悲痛为力量,加倍努力教学,刻苦读书,立志学好本领,抗日杀敌、保家为国。

  在上饶日报社离休的老干部徐克义,已近 95 岁了,他曾在应家的上饶中学求学四年半,他告诉笔者,当时的上饶中学为抗战而教,为抗战而学的气氛十分浓厚。当时上饶中学的校长是徐权,毕业于北京大学,有事业心、有爱国心,也有办学治校的高超水平,只要社会上有利于老师教、学生学的资源,他都能集百家之长为我所用,以增加课堂教学的份量,提高全校的教学质量,使当时的应家成了上饶的教育中心。

  有幸请到杨惟义先生为该校师生讲学,就是他的一个高明之举,徐克义老先生说,至今已 70 多年了,他每每想起这件事,还激动不已。

  杨惟义,上饶县茶亭镇南岩村人,世界著名的昆虫学家,一级教授,我国首批中国科学院院士。1937 年日寇制造“卢沟桥事变”,中华民族陷入空前的灾难时,杨惟义在北京静生生物调查所工作。该所被日寇占领后,一会要他加入所谓的“东亚共荣圈”,一会又要他加入所谓的“东亚文化协会”,并要高薪聘他为日本人办的北方昆虫研究所所长,均遭到杨惟义的断然拒绝。日本人不甘心,便对杨惟义采取悾吓、盯梢,甚至是软禁等鄙劣手段,妄图逼他就范。杨惟义大义凛然,怒不可遏,说道:“人有人品,国有国格,作为炎黄子孙,要永远保持中华民族的气节,即使敌人的刀枪架在我的脖子上,也决不可能有丝毫的奴颜媚骨,更不可卖国求荣,为虎作伥!”

  在朋友的鼎力相助之下,杨惟义逃出层层封锁线,于 1942年 2 月,经上海、杭州、宁波、萧山,一路转辗,终于回到家乡上饶。谁能料到杨惟义一踏进家门,便看见大厅摆放着一樽棺材,堂中安放着母亲的灵位。原来,他母亲在他到家的前几天就仙逝了。为逃日本人的纠缠而逃难的杨惟义连给母亲送终的大孝之事都耽误了,他痛定思痛,悲哀至极!

  正在这个时候,上饶中学校长徐权登门拜访来了。他一来是看望久别的老朋友,二来是为杨惟义母亲奔丧。还有一个要求,那就是请杨惟义到应家中学去讲学。从人之常情而论,杨惟义刚逃出虎口,千里迢迢到家,又重孝在身,悲痛万分,就开口请他去给学生讲学,实在是免为其难。但徐权考虑,杨惟义学问渊博,德高望重,国难当头,能以民族大义为重,恪守崇高的人格国格,正是上饶中学的师生们渴望学习仿效的昆虫学泰斗、民族英雄。徐权心想,这样好的机遇,稍纵即逝,能让它错过吗?

  而杨惟义呢?旅途劳顿,心神悲愤,恰实没有讲学的兴趣。可是当他听了徐权校长的介绍,知道了上饶中学饱经战火的磨难,离开了上饶中心,逃离到偏僻的乡镇;知道了上饶中学的师生在逆境中自强不息,发奋读书,“争取当好战士的中学生,立志做复兴民族的中坚”(当时该校初中三年级学生童汝义的作文),杨惟义感动了,给了徐权校长一个惊喜:“我去讲!我一定去。”

  当时的上饶中学校部设在应家街上的一个叫“福莲寺”的寺庙内,条件十分简陋,教室、师、生宿舍皆见缝插针式的安排在周围农村的民房、祠堂里。杨惟义应徐权校长的邀请要来学校讲学的消息一传出,如同山呼海啸,整个应家山乡都沸腾了。

  那天,福莲寺里里外外打扫的干干净净,庄严、肃穆的福莲寺斋堂上整整齐齐地摆满了课桌,安排不下的师生只有站在两旁的过道上听讲,大门口还拥来了许多看热闹的村民。

  杨惟义这位国宝级的专家教授、民族英雄,就是在这样环境下给上饶中学的师生讲学,谈他的成才之道,谈他对国家对民族的贡献,特别是谈了他在北京沦陷之后,在日寇的团团包围之下,如何坚持民族大义,不当汉奸、不卖国求荣……赢得阵阵掌声,震撼了莘莘学子幼小的心灵。这为上饶中学培养高素质的民族,国家栋梁之材,给了满满的正能量。原江西省委副书记钟启煌,上海机电公司总工,曾与江泽民共过事的龚加惠,上海军医大学少将军医、全国牙科专家陈约翰,上饶日报老地下党员、离休干部徐克义等都是就读于上饶中学。

  杨惟义在应家上饶中学演讲不久,就应中正大学校长胡先骕之邀,只身徒步前往泰和赴任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