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走进上饶 > 上饶故事

五朝金矿,多少事欲说还休(一)

——上饶县包家金矿遗址寻访之一
作者:龚乃旺 邹萍艳

发布时间:2019-02-20 来源:

  曾经,翻开历史的长卷,人们以为钟灵毓秀的上饶最闪耀的,是稻作文化、道教文化、书院文化、理学文化、茶文化、铜文化、纸文化、古民居文化、戏曲文化、红色文化等。前些年,国家和省里考古专家在上饶县包家金矿遗址的勘探、考证,掀开了金矿的神秘面纱。于是,一个历经唐宋元明清5个朝代,持续开采时间长达1千多年之久的金矿抖落历史的尘埃,带着满身的光华走来。于是,人们发现,原来照亮上饶历史天空的,还有璀璨的黄金文化。

  不登高山,不知天之高;不临深谿,不知地之厚。不去实地踩点,怎能感受到这个五朝金矿的风范呢?2019年1月,一个阳光灿烂的冬日,等待已久的我们终于驱车前往上饶县茶亭镇包家村,开启了包家金矿遗址的寻访之旅。

  时光隧道大门开

  包家金矿遗址,2009年7初被发掘,2010年入围江西省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百大新发现,2013年被国务院成为列入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是迄今所见中国开采年代最早的岩金矿遗址,其开采历时之久,规模之大,世界罕见。而且此遗址不仅类型丰富,文物本体保存状况也好,历史风貌犹存。顶着这许多光环的金矿,有着什么样的传奇,与宋朝名臣包公有何联系,如今面貌又如何?带着许多的疑问,我们踏入了群山的怀抱。一条蜿蜒狭窄的乡村水泥路带我们穿过密集的村居、休憩的稻田、朝气的菜地,然后在山脚戛然而止。曾经象征着皇权和财富的宝地,就悄无声息地隐匿在这一片青山之中。

  泥泞的山路躲进了茂密的林中,身旁清澈的小溪欢快地向热闹处奔去,眼前连绵的山虽然全无高度优势,但是秀色怡人。“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这话放在眼前也是蛮应景的。站在包家小学校门前,我们此行的向导——包家小学校长王剑, 三言两语便让茫然的我们有了清晰的坐标感。

  原来,北面像一面招展的旗帜插入大地的,是旗山,海拔400多米。西北面海拔600多米的猴头山距离比较近,是方便我们参观的理想的目的地,那里有很多古老的矿洞。连接两山的是蛇山。这方圆几十公里,大大小小形状各异的山岭当地人都赋予了它们充满灵气的名字,这些山山岭岭被统称为包公尖——一个曾经闪耀朝野的名字。年近60的王剑说起包公尖的故事,如数家珍。土生土长的他,摸遍了这里的沟沟壑壑,哪里有矿洞,哪里有采坑,哪里有矿渣,哪里有题刻,都了然于胸。当年,也是他陪着考古专家爬山越岭钻矿洞,见证一个个考古成果。

  逆流而上,依山而行,王剑热心地为我们拼接历史的碎片。口口相传的老话为我们描绘了一个到处闪着金光的黄金国度。“十里黄金地,百山储天宝”,这里的天宝是指包公尖的一座峰,海拔680米,这俩字让人不由得就联想到唐玄宗天宝的年号。还有“灵山高呀高,不及包公尖一个包”。在朝代更迭中流传下来的俗语,仿佛为我们打开了时光隧道的大门,任我们在大唐盛世,在历史的长河中,在“山上是金洞,山下是金场”的财富帝国里信马由缰。

  据史料记载,从唐朝开始,包家金矿即是由朝廷直接管辖的大型金矿山。至宋朝时,已发展为全国第二大金矿。《嘉靖广信府志》卷六《食贷志·物产》(原书藏天一阁)记:包家场金坑,在上饶县乾源乡,去县治南五十里,起于宋宣和间(1119—1125 年)。由于矿藏丰富,元、明、清此处均为官方开采。

  集采、选、冶于一体的包家金矿,矿山体系完备,遗址分布范围达25平方公里,由采矿区、洗矿区、冶炼区、道路桥梁、矿工住区、管理机构区、寺庙、祭祀场、采石场等各种类型的文化遗存组成。我们从山脚开始徒步的位置便是古时金场管理机构区,正前往的猴头山位于采矿区。

  千古之谜任你猜

  日升月落几春秋,金矿繁忙火热防守严密的往昔不再,但青山依旧。此刻,阳光暖暖,云淡风轻,目之所及是一副岁月正好的模样。这里的山谷、溪水是村里孩子们玩耍的天堂,也是他们的第二课堂。在和这片土地认认真真打了几十年交道后,前尘往事、风土地理王剑都研究出道道来,成了当地公认的“土专家”。

  王剑告诉我们,包家村先民都是外来人员。张、李是村里两大姓,李家最早在这里定居,是唐朝末年黄巢起义部队中留下来的,张家是清朝初期从福建迁居于此。王家先人于明朝末年迁来,到王剑是第七代。包家村以前叫包家(金)场,张家第一代于家谱上有明确记载。这个名叫包家的地方没有一个姓包的,但有一个包公庙,据说是纪念包拯的。那时,包拯的父亲包令仪任朝廷虞部员外郎,掌管冶炼、茶、盐事务,经常奉命到包家金矿视察。有一年,包家场村民和矿工被诬偷盗了金场的金子,案件震惊朝廷,已经有了“包青天”美名的包拯奉命前往包家金矿破案。是包拯秉公了断案件,还了村民和矿工的清白,为感谢包公所为,村民们便在村子里盖了一座庙来供奉他。而且每年包公过生日村里都要热闹一番的习俗也保留至今。据考证,当年采矿专业队伍里的矿冶专家有包姓人员,但他们并没有在当地定居,而是随着采矿地点变换转移。关于祭包公,还有一说,则是世人都把包公奉为“义”财神,挖金取宝之人,必须以义为先,不能谋取不义之财,所以要立包公为“义”的化身,供之,奉之。

  陪伴包家金矿的,还有一个世代相传的大规模祭炉神活动。都说真金不怕火炼,古代炼金者离不开烧火的炉。据查考“道说120行”古籍,仙界主管炉火的先祖竟是太上老君老子。所以,金矿上下,每逢过年过节、老子生日(民间认为是农历2月15日)和开炉炼金时,都得按代代相传的祭炉神礼仪,祭拜老子,祈祷开炉大吉,炉火经久不息,财源滚滚而来。每次有组织有计划的祭典活动都十分隆重热闹,载歌载舞,锣鼓喧天,山上山下鞭炮齐鸣,不绝于耳。(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