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走进上饶 > 上饶故事

在玉山,一眼看尽“唐宋元明清”千年文脉

作者:吴德强

发布时间:2019-01-11 来源:玉山县档案局

  唐宋诗词、元代青花、明代城墙、清代考棚,如果说有一个地方能让你一眼看尽千年文脉,那么非江西玉山莫属了!这里是大唐右相阎立本隐居之所,这里也是杜牧写下《清明》之处;这里的山曾被王安石称为“山水有精神”,这里的水也让陆游想要“作春酿”;这里有着最年轻的状元汪应辰,这里也有着朱熹留下的《玉山讲义》;这里用元青花来描绘色彩,这里也用明城墙镌刻形状;这里有清代秀才们留下的考棚,这里也有革命先辈们铸就的精神。这里就是玉山!

  盛唐风流始

  玉山最早的文脉起源当追溯至唐朝武则天当政时期。玉山立县时原名武安县,武则天还政李唐后,武安县改名为玉山县,以境内怀玉山而得名。而有着“右相驰誉丹青”之名的阎立本其归隐之地就在武安山下。

  

  阎立本在玉山还留下了舍宅为寺的传说。据传,阎立本有一独子,常常背着他抢劫民女,欺压百姓。阎立本得知后大义灭亲。之后,阎立本开了一家包子店,专访孝顺之人,准备将家产送给他。谁知来买包子的都说是买给儿子吃的,没人说买给爹娘吃,他非常伤心。一天,一个小和尚来买包子,说师父生病,他想偷偷买几个包子给师父补补身子。阎立本感其孝顺,将自己的家宅、书斋和田园一并施舍给僧人为寺院。阎立本去世后,众僧和民众将其墓室安置在寺后。他大义灭亲、接济饥民、舍宅为寺的故事在玉山世代流传。

  阎立本之后,诗人戴叔伦为玉山写下了“家在故林吴楚间,冰为溪水玉为山”的佳句,至今仍被玉山作为介绍家乡的首选。另一位在玉山留下重要痕迹的唐代诗人则是杜牧。康熙十年版《玉山县志》上记载了杜牧诗中的杏花村就在玉山。题目是“玉溪杏花村作”,而不是清末以来许多书上所谓的“清明”。纵观全国各地的众多“杏花村”,在此之前,其县志上有如此全面明确记载与具体地域叙述的,绝无仅有。

  如今两位唐朝“大咖”都成了玉山的文化代言人,当地建起了杏花村公园和阎立本书画研究院,让后人可以瞻仰先贤风范。

  两宋文脉昌

  宋朝是玉山文化遗存最多的时期,尤其是在宋室南迁,定都临安后,玉山更是曾为南来北往的必经之地。

  

  

  北宋时期在玉山最著名的当属曾巩,曾巩的父亲曾易占调任江西玉山县令,16岁的曾巩随父迁赣,在玉山写下了《游信州玉山小岩记》,文中所称小岩,又名云岩,坐落在今玉山县六都乡吾家源村边。

  曾巩之后,大诗人王安石、陆游、杨万里等也纷纷在玉山留下了《题玉光亭》《南楼小望》《玉山道中》等名篇。而玉山最轰动文坛的当属与“鹅湖之争”并称的“玉山之会”。

  淳熙五年(1178),朱熹路过玉山,应县知事司马迈之请,草堂书院讲学。司马迈刻其《玉山讲义》传世。此后玉山人引以为傲的史上最年轻状元汪应辰、吕东莱、陆象山等先后讲学于草堂书院。玉山之会,鹅湖之争,倾动一时。怀玉(草堂)书院,遂与白鹿洞、鹅湖并立于东江。朱熹在玉山留下了《玉山讲义》卷,传为朱熹手笔。并存有朱熹后来栽植的梨树一棵,以及狐仙洞、狐氏墓等遗址、传说。

  汪应辰作为玉山人的骄傲,在玉山留下的足迹最多。天梁景区的状元洞、武安山下的端明书院旧址、状元家乡的状元坞等等数不胜数。前几年建成投入使用的端明小学,也以汪应辰的端明殿大学士官名而来命名,县内还建有汪应辰路等等纪念汪应辰的地标。

  元明清犹在

  元朝时期,在玉山留下佳话的不是什么名人大家,而是一对瓷器,即目前收藏于大英博物馆的青花云龙纹象耳瓶。其颈部蕉叶纹之间的手书纪年铭文:“信州路玉山县顺城乡德教里荆塘社奉圣弟子张文进喜舍香炉花瓶一副祈保合家清吉子女平安至正十一年四月良辰谨记星源祖殿胡净一元帅打供”。目前是世界上元青花研究的对标器。

  

  

  进入明朝,玉山留下的不再是诗文佳作,而是历史古迹。《徐霞客游记》里的东津桥、明代古城墙和文成塔,至今仍保存完好。经过修葺后的明代古城墙和文成塔更是成为当地新的旅游景点。

  而在清朝,玉山保存下了目前江南地区唯二的科举考试场所——清代童生试考棚,另一处则是南京的贡院。

  佳话代代传

  绿水青山传佳话,崇文尚教扬美名。进入近代后,这个被郁达夫誉为“东方威尼斯”的小城玉山,以其崇文尚教之风培养出了600多位博士,其中不乏胸外科奠基人黄家驷、两弹元勋胡仁宇、著名肿瘤病因学家程书钧、航天专家胡其正等享誉国内外的“学界大咖”。

  站在美丽的冰溪河畔,听着玉山一中学子们的琅琅书声,让人不得不惊叹于这个小小山城的悠久文脉。诗书传世、耕读传家,这样的家规家训几乎遍布于玉山每一个乡村宗祠。玉山人崇文尚教的风俗也在新世纪传出佳话,获评“全国义务教育发展基本均衡县”荣誉。

  (源自玉山县档案局  龚乃旺组稿)